首页 → 企业文化 → 人物风采

 陈忠:兴趣成就岩土工程专业路



                         大地飞歌
                              一一记宁波宁大地基处理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忠

[人物档案]

陈忠,1966年出生,舟山人,高级工程师,浙江省勘察设计协会理事、宁波市勘察设计协会常务理事。1989年毕业于同济大学水文与工程地质,服务宁波城市建设27年,经他勘测的项目过千,建筑类型各异。他主持参与宁波市重大建设课题及其他研究项目12次,参与有关技术细则编制4次,获宁波市科技进步一等奖一次(参与),宁波市科技进步三等奖一次(主持),在核心期刊及学术会议发表论文12篇,参与几十次岩土工程重大事故处理和疑难杂症会诊处理。


    宁波地铁2号线大通桥站下,走不远就是环城北路,右转50米矗立着一幢5层老旧办公大楼一一宁波大学科技产业园,宁波宁大地基处理技术有限公司就在这幢楼里。陈忠的总经理办公室约十六、七平米大,旧办公桌,旧沙发,旧茶几,异常朴素。在那里,他接受本刊记者采访,介绍公司的技术与管理创新及自身的专业实践。
    “水文与工程地质”并不是爱好工科的陈忠报考大学的初选志愿,1985年舟山中学高中毕业时,他填报的是“同济大学建筑与桥梁专业”,只不过大概分数未达标,被莫名其妙“发配”到了“水文与工程地质”专业,从此踏上一条岩土勘察与水文地质的专业之路。他调侃地回顾青涩往事。从勉强学习,到越来越喜爱,大学4年里他每年跟随教授出去做实践——大二时去新疆鲁番盆地做地下水供补给模型研究,大四时去北京为一高层住宅做基坑勘察与围护设计,一点点积累实战经验。
    1989年8月,23岁的陈忠从同济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宁波机电工业研究设计院,跟随孔清华教授做桩基和地基处理方面的研究科题,做工程勘察、检测监测、岩土工程及地基处理工作,从普通技术人员,到主任工程师、岩土所副所长,机电院给了他人生最初的历练和专业的积淀。
    调到宁波宁大地基处理技术有限公司是2003年,至今已有14年。他做过勘察所所长、副总工程师、总工程师,于2012年担任公司总经理,全面主持公司的各项运营与管理。
    在27年的岩土勘察生涯里,陈忠有两件事特别难忘:一件可谓“教训”,另一件则是“创新”,均对他日后的理论与实践及业界声誉产生深远影响。
    他视为“教训”的那件事,发生在1997年,当时还在机电院,作为工程负责人为一幢20多层的高层公寓楼做岩土工程勘察。后来发现由于布桩密度过大,打桩速度过快,造成预应力管桩大面积上浮,承载力检测结果与设计要求相差很大,十枚桩中有八枚不合格,分析原因后确定是因为桩端与持力层土脱离,导致承载力不足。陈忠顶着压力开展后续处理。经与设计及业主反复讨论和论证,最后决定采用加厚底板,将承台桩改为桩筏基础,在基础底板下进一步注浆处理,发挥桩、土、基础的共同作用。方案经过相关部门反复论证,并付诸实施,取得了预期效果,受到业主肯定。该项目建成至今已有20多年,沉降及不均匀沉降均符合设计要求。
    教训在那里?他说,“就是没有充分考虑施工单位盲目施工产生的影响。当时我们依据勘察数据提交了报告,考虑的是充分利用桩跟土的承载能力,所以参数提得比较高,因此设计师认为桩端放在5层土即可,成本低施工速度快。但是忽略了一点,就是桩一短,桩的密度又大,如果施工单位对施工速度与顺序不做合理安排,整根桩就会因相互挤压而上浮。”经过此事,往后陈忠勘察时,更加谨慎周全,会把各种因素综合考虑进去,尽量少出差错。
    另一件是“创新”,还获得了专利。2012年,他应邀对某跨海大桥引桥进行补充勘察。当时桥墩基础已经完成施工,检测发现桥面沉降过大,且尚未稳定,补勘发现部分嵌岩桩未进入基岩。由于已不具备施工条件,他提出采用沿桥墩一侧桩外钻孔,用单孔双管注浆来加固桩端碎石类土,提高承载力,同时减少变形。从桩外钻孔注浆加固桩底土,当时国内外均未见相关案例。该方案经交通部专家组和设计单位再三严格论证通过,实施后达到了预期效果,得到建设、设计等相关单位的肯定,并对有关技术参数进行整理,申请后取得了实用型创新专利。 

技术,屡创宁波市场先机

    正聊着,董事长钱宝源进来了。正是这位从北大走到宁大的伯乐,接过公司创始人——全国岩土工程委员会资深委员、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著名学者沈昌鲁教授的衣钵后,看到公司缺少工程地质与水文地质方面的领军人才这个短板,而工程地质与水文地质又是岩土工程专业领域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毅然将陈忠这匹千里马引进到公司。
    在钱宝源看来,从1991年11月宁大地基处理中心成立至今的26年里,技术与管理创新是公司持续不懈的追求,而创新最需要的就是方方面面的人才。
    他举例,“水泥搅拌法加固地基,上世纪90年代是由我们沈昌鲁教授首先从国内引进的技术,当时宁波尚处于空白状态。我们改变技术参数,主编了设计、施工细则,使其适用于宁波特殊的软土地基。该方法有诸多优点:施工简便,效果良好,造价较低,设备要求不高。因为那时机械设备相当少,且以多层建筑为主,如动用大型设备打桩,除造价较高外,对场地条件和施工班组都有更高要求,而这一做法基本满足了房屋建筑的需要,省时省力。当然,现在随着房屋建筑越来越高,承载力要求也提高,这一技术渐渐不再用作建筑基础,目前主要用于基坑坑底、特殊地坪等地基加固。”
    增加承载力的桩底后注浆法,则是陈忠到宁大地基工作后的一次创新。随着高层建筑高度的不断攀升,单桩的设计承载力要求也越来越高,支撑高楼的桩基也往下越来越长,但因地质条件限制桩基不可能无限伸长,到达地下的基岩层后钻进就越来越困难,钻孔深度越大时间越长,孔底会有更多的沉渣泛起。虽然按要求灌注混凝土前会进行孔底沉渣清理,但事实上,孔深后,沉渣很难有效清除,这些沉渣的存在就会严重降低桩基的承载能力。
    为解决桩底沉渣过厚、承载力折减的现象,陈忠查阅了国内外相关资料后,用了三年时间,组织试验研究数十次,最终确定适宜可靠的注浆参数,制定出科学合理的注浆工艺,首次大胆在宁波建筑工程中采用后注浆把桩底的沉渣用水泥固积起来,形成固积体,提高桩的承载力。事后静载试验证明,经此处理后单桩的承载力显著提高,相应减少了工程桩的数量,既确保工程质量,又减低了工程造价。建筑物至今沉降稳定,使用效果良好。他对该项技术进行整理完善后,申报并取得了相关实用型专利。
    近年依托宁波大学岩土工程研究所的技术后盾,宁大地基进行了多项技术创新,通过邀请博士团队共同参与研发,公司支付相应研发经费的方式,“既保证了市场为导向的科技创新,又不影响公司一线技术人员的精力,确保了生产”。显然,钱宝源采取的科研之路,比自己搞科研所更省心省力省钱。“学理科的总是能高瞻远瞩” ,这是陈忠对钱宝源的由衷评价。当然要把这个思路转化为切切实实的成果,更需要陈忠的妙手力行。正是双方珠联璧合的密切配合,相辅相成,公司的技术与管理得以创新不断,卓有成效。
    譬如今年由中国抗震与加固协会理事、中国碳纤维加固专业委员会委员、浙江省建筑装修与结构加固改造协会常务理事于长海教授领衔的结构加固所刚完成的新昌“万丰奥威航空小镇”项目,突破国内“房屋平移”技术水平,首创“长距离多次循环刚性连接平移技术”,平移距离达到300多米,同时克服高差达6米的上坡阻碍,施工难度实属罕见。由于距离长,高差大,施工人员只能平移一段顶升一次,反复循环。每一次操作稍有一处受力不均,整幢房屋就会瞬间倒塌,导致灾难性后果。
    再如2013年由宁波地产创新俱乐部名誉会长、宁波市土工工程学会专家组成员、公司总工毛红辉高工、宁波市土木工程学会专家组成员、岩土研究所所长史世雍博士主创的北仑中青文化广场基坑围护项目,首次在宁波采用了深大基坑无支撑拉锚围护技术。该广场有10万平米的基坑,挖深有10米左右,他们设计时采用了排桩加三道拉锚技术,施工效率倍增,造价节省,得到各方一致好评。
    那么,技术引进或创新的标准是什么?钱宝源解释道,“市场需要什么,我们就引进什么,研发什么,新技术、新工艺、新方法,无论设计、施工或检测监测,都在我们的视野内,都是我们的兴趣所在。”
    “有些新项目没做过,人家推掉了,我们就先研究研究看看,研究出来再做。因为学校在项目上不能给我们多大帮助,我们只得依靠自己的技术研发优势,大大小小的项目我们都承接,这么多年累加估计有数千项。公司规划也是根据市场,哪个方面比较好,我们就往哪个方面发展。”陈忠自豪地表示,“公司在工程勘测检测、地基处理、特种工程、围护设计等方面均名列省市前茅,与进驻宁波的三分之二央企和上市公司有过项目合作,包括保利、港中旅、恒大、世贸、绿地、金地、信达中建、九龙仓、中海、招商地产、远大、碧桂园、华润、中铁、中交等。这些大房产公司之所以愿意与我们合作,主要也是因为我们技术先进,安全可靠,经济合理,当然也包括精心诚信的服务意识。”
    技术即核心竞争力,创新是宁大地基良性发展的动力。近年公司获得省科技进步二、三等奖两项,两项国家专利,宁波市科技进步三等奖两项,市优秀勘察设计一、二、三等奖多项。每年完成工程勘察、设计、检测、施工及特种工程项目均在300个以上。
    除了完成各项生产任务,公司还进行一些前瞻性研究:如跟宁波市政府合作,对污染土壤进行修复治理。“方法有生物的、物理的、化学的等等,我们主要研究使用固化处理的方法。也想做大数据,把所有的工程地质参数报告做成数据库——岩土工程勘测数据库,到时何地要建何种建筑投入多少等,马上就会有一个系统参数出来。”两位带头人兴致勃勃畅谈着科技以人为本的真谛,展望宁波进入新时代的美好远景。

管理,部门责任制出效益

    管理是一种实践,其本质不在于“知”而在于“行”;其验证不在于逻辑,而在于成果;其唯一就是成就。
    公司的管理就是“放权”。宁大地基共有5个部门:岩土勘察所、岩土工程设计所、地基基础检测所、地基处理公司、结构加固所,公司在管理上严格实行部门责任制,管理权下放到所一级部门,陈忠认为以部门为主管理比较直接,管理路径越短越好,效率效益更好。
    “管得太死堙没创造性。我们将人、财、物的支配权最大限度下放到部门与所,公司层面仅进行宏观控制。部门可自主招聘人员、自主承接业务、自己控制核算成本利润、自己制定奖励激励机制等,但必须符合国家、学校的相关方针政策,这也是践行董事长‘大道至简’的公司治理之道,效果很好!”在宁大地基,陈忠与钱宝源的主要责任就是内外协调,规划未来发展方向,制定长远目标。各部门既独立又相互协调,工作积极性高涨,创新氛围浓厚。
    多年跑野外,做岩土勘察,陈忠做过的各种项目已然上千,专业经验已了然于胸。现在他不常下工地,除非碰到必须他解决的疑难杂症,一般问题都让部门自己去解决,在实践中快速成长。但他始终保持一个良好习惯:侧面了解掌握工程项目,包括野外资料的准确性,质量进度,尤其是各部门项目工程的勘察情况,基坑设计等高风险的节点,他都必须心里有数;同时保持跟业主、设计沟通,了解他们的意图。
项目多而杂,但因管理分工明确,责、权、利到位,项目精品不断。以下12个代表性工程均从建筑的不同应用及结构特点彰显了宁大地基的高难度创新技术与科学管理。
宁波银行总部大厦,总建11万平方米,高度134米,三层地下室;宁波环球城单层总建10万平方米,亚洲最大室内游乐场;宁波钱湖乐都汇购物广场(三层地下室);鄞州新城大厦(总高178米,二层地下室);东钱湖旅游集散中心与轨道交通东钱湖站联合基坑(三、四层地下室)基坑围护设计与检测;宁波轨道交通一号线二期工程TJ1214标、2号线二期工程TJ2106-2109标;宁波铁路南站北广场及配套三期;宁波绿地中心(高度240米)坑基检测;北仑区柴桥小学加固工程;宁波威斯汀酒店改造加固工程;万丰奥威航空小镇房屋平移工程(260米距离,高差6米,折线平移);宁波中青文化广场围护锚杆施工(搅拌水泥土锚杆+高压旋喷锚杆,排桩+拉锚支护形式,开挖深度最深,开挖面积最大);象山大目湾新城内湾中心区块景观地基处理工程。
前几天宁波大学校领导来公司考察,带来喜讯。“一所双一流的大学是否应该有家上市公司?”校领导首先设问,继而明确表示,学校将大力支持校办企业做大做强。闻讯大伙甚是憧憬,年底即将乔迁至宁波大学旁的崭新科技服务大楼,届时公司办公场地将扩大到4000平米,并与宁波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宁波宁大监理有限公司相邻,沟通将更便捷,合作将更加密切。

    岩土工程,智能化路在何方?

    2000年后宁波进入高速发展阶段,高层林立、地铁兴起、市区县高速相连,高架桥腾空而起……楼房,越来越高;体量,越来越大;地下室,越挖越深,建筑技术日新月异。
    问陈忠,“中国目前的岩土工程在世界上处于何种地位?”陈忠答,“毫无疑问属于‘第一梯队’!现在有句话叫‘土木工程在中国’。以前若在国外杂志发表一篇论文,人家会质疑你数据哪里来的?现在截然相反,他会说这个数据我们还没有出来,你们已经出来了。这种改变源自中国高铁、高速公路、各种跨海大桥在世界范围内崛起。这些巨无霸工程,距离长,经过之处地理地貌各异,‘技术不领先也领先了!’”最后一句“非常宁波”的表达令人捧腹。
    “但是我们的信息化还有很大发展空间,人工智能应该进入岩土工程领域,”陈忠转而严肃地说,“2006年我去美国拉斯维加斯考察,看到工地上水泥搅拌机在加固地基,仪表盘上各种数据不断显示:水泥多少、水多少、压力多少、流量多少,一切都是按标准化操作,可我们到现在都是人工掌握,完全没有实现信息化来保障施工的标准化。”
    “以建筑的首道工序岩土工程勘察为例,野外勘察钻探取样,现在都是靠人工,遇到下雨下雪等极端天气就影响工作,效率低下;如果能用机器人或机器臂取代,不但劳动力成本下降,数据也会更准确,更规范、标准化。”对此陈忠感到遗憾。
    他进一步解释,“从原位测试看,发达国家的传感器比中国好,精度高。与当前各行各业相比,工程勘察技术还比较原始,改革创新势在必行。制造业有工业4.0,地基处理呢?没有! ”曾经爱好计算机编程的陈忠焦虑之下,似乎也梦想着在智能化方面略作探索。
    研发的可能性有多大?陈忠认为以中国当前的人工智能水平,技术完全没有问题,就是企业研发的投入太大,而市场前景不明朗,还涉及政府管理部门鼓励规范创新应用的态度与举措。“假如岩土工程的人工智能设备研发出来,就得尽快在工程中推广应用,否则生产厂家将面临巨大的研发投入得不到迅速推广销售而难以为继。但现在的问题是,一项新的技术或一种新的设备想到工程中应用,就必须严格按照现有的规范标准,标准里没有就不准许你在工程中使用;而要编制标准,又必须有工程推广应用的范本,根据广泛应用的结果才能整理编制相应的规范标准。”真正是一对矛盾。
    规范标准,为保证工程质量所必须;规范标准,也延缓了新技术的创新与应用。“只有政府规划组织投入,让高等院校或科研院所先来做这个研发,研发出来后,再由政府制定特殊政策来协同推广,如此智能化才能步入快速发展的轨道。”
陈忠之所以对智能化创新如此期盼,只因他有一个愿望:为了可持续发展,提高效率,爱护生命,解放劳动力。
    洋洋东方大港,改革开放前哨。陈忠将自己美好的青春年华与未来的理想奉献给了宁波的改革开放,奉献给了宁波这片9816平方公里的热土,为她添砖加瓦,为她筑牢加固,让她焕发新生的力量,唱响新时代的大地之歌。
 

  本文已被阅读 2018-01-02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2008 宁波市勘察设计协会